宠妃

宠妃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6:23:33

最新章节: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,五味杂陈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小樱不准备写番外了,宠妃故事本身很庞大,所有人物基本交代完,正文足够满足,所以,就酱紫了。以后如果小樱一时兴起,或许会出个番外吧(*^__^*)现在的心情,恩,主要还是开心,没觉得可惜啦这样快结束啦,就是挺开心!最后的最后小樱必须要说三件事:第一。《宠妃》,

第四十三章 玉饰

桑舞 .org    “帝姬,这,这……”王嬷嬷脸上五色纷呈,她知道,宫里头落魄的皇子皇女连得脸的奴才都不如,这个扇玉,喊她一声帝姬都是给她脸,她还有胆量摆架子?可心里却是虚的,因为皇上还在跟前瞧着呢。

而被攥在手里的那块玉,就算碎了,也是万万不能拿出来的。

憋了半晌,王嬷嬷只赔笑道:“帝姬,不是值钱的玉,有什么好看……”

“什么,不值钱?”扇玉睁大了眼睛:“刚才我拿着它的时候,可是认出了那是滇池翡翠!”说着怒喝:“拿来!你一个奴才,怎么能有这样贵重的玉,莫不是偷了主子的!”

这一声喊,把王嬷嬷的老胆都给吓破了。她扑通跪下道:“真不是,真不是,帝姬看错了罢……”

扇玉已经不耐烦,扬手一巴掌搧在她脸上,吩咐门口的两个带刀侍卫道:“搜她的身。”

话说到这个地步,拓跋弘也不禁注目过来。两个侍卫在皇帝面前不敢怠慢,按住了王嬷嬷把她的外衫扒下来,几个宫女上前,在她脖子手上撕扯一通,拽下来好几样饰物。扇玉瞪大了眼睛道:“哟!王嬷嬷真是富贵呀,这南海的粉珍珠,天山的白玉,九成九的赤金……”

王嬷嬷早就吓得抖如筛糠,拓跋弘看到这里哪有不明白的,上前怒道:“果然是个欺主的刁奴!等会子搜完就送去慎刑司,看看她都是偷了那些东西!”

赵王站在一边一言不发,只低着头,紧紧抿着唇。扇玉蹲在地上又捡起了一样东西,道:“这是玉扳指吧?啊呀,这上头刻着一个‘琰’字呢!父皇,您看一看,这是不是您赐给赵王的东西呀?”

奴才偷东西在宫里司空见惯,出了事不稀奇。但当拓跋弘看到这个玉扳指的时候,脸色彻底阴沉下去了,摆手道:“罢,不必让慎刑司处置了。把她拖出去杖毙吧。”

王嬷嬷求饶的话还没叫出来,就被堵了嘴拖下去了。拓跋弘看一眼赵王,面色并不好看,皱着眉头道:“堂堂皇子,也该有皇子的气度!”

自从沈妃死后,赵王就越来越怕父亲,一听到训斥的话就低着头浑身瑟瑟地。拓跋弘更是不喜,冷声道:“你退下!紫玉扳指是你出生时朕赐给你的,是大秦朝历代皇子的信物!这东西都能让身边的奴才给玩弄去,你实在让朕失望。”眼角瞥过面色沉静的扇玉:“还不如一个女儿家。”

皇室宫廷这种地方,你一旦落魄了,那真的是生不如死。这个王嬷嬷一介奴婢,敢把赵王的东西都据为己有,不是没有依仗的。赵王没了母妃,一个七岁的孩子,在这诺大的宫廷中求生谈何容易?嫔妃们嘲讽他,下人们慢待他,皇帝不喜欢他,王嬷嬷自然偷得顺风顺水,反正也没人来为赵王撑腰。

对于这些,拓跋弘都清楚,但在他心里,一个没办法保护好自己的皇子,是不配拥有天下的。

赵王小心翼翼地告退了。拓跋弘蹙眉思索了片刻,吩咐姚福升道:“宫内的奴才们该好生约束着了。你是内侍总管,就把服侍赵王的宫人们全部撤换了,那些偷奸耍滑的,查出来,都和王氏一样杖毙,再挑好的下人给赵王。”说着又看一眼扇玉,瞧见她身上穿的不时兴的素软缎料子:“帝姬的也一并换了,朕瞧着她身旁的几个乳母也奸猾地很。好歹是朕的儿女,不能苛待了她。”

拓跋弘虽然望子成龙,但看着赵王的窝囊样,还真怕他被人欺辱死。宫里没娘的孩子是根草,也就长宁帝姬得母亲疼爱,不曾受过什么委屈。

扇玉十分惊喜,忙跪下谢了父皇恩典。她明白能得到这些好处已经是极限了,遂不再多求,拉着长宁的手一块儿告退了。

林媛静坐在一旁,并不插言。看着拓跋弘脸色不甚好地坐回来,方亲手倒了一盏花茶给他。

对于不老实的奴才们,拓跋弘并没有太生气,宫里历朝历代都是这样子的。他所不满的是令他失望的赵王。赵王到如今为止还日夜思念其母,功课大不如从前,听太傅们说他心绪消沉,性格也越发脆弱胆小起来。

拓跋弘想到这些都忍不住要骂他一句朽木不可雕,沈氏死了,对他来说竟然就是天塌了?身为帝王龙子,他应该有得到天下的魄力和心智,沈家一倒就意味着他有了夺嫡的资格。他此时虽然落魄,但只要有入主东宫的可能性,何愁没有将来?没了生母沈妃,还不知会有多少旁的女人抢着想当他的养母!

可他呢?他眼睛里看不到他的锦绣前程,只有优柔寡断的儿女私情。

真是个不当用的……而目前除了赵王,三四皇子都不能继承大统。唯一的希望只有叶氏和林媛二人的肚子,可那还没生出来……

他的子嗣还是太少了。

这个时候,恬嫔伸手挽住了拓跋弘的臂膀,柔声道:“奴才们该整治就整治,皇长子也可怜,年纪尚小,就要独自面对一切了。”

拓跋弘默然不语。恬嫔面上越发显出怜悯之色,叹道:“他不过七岁而已,正是需要母亲的年纪……”

拓跋弘转脸看向她,淡淡道:“华裳的意思,是朕应该给他找一位养母了?”

皇帝的脸色并不好。楚华裳双手一缩,压抑住自己的紧张,低头应道:“只是嫔妾的愚见……”

林媛冷眼瞧着楚华裳,目光再次移到手中那块被当做宝贝的番薯上。荆州隶属于湖广总督的辖地不错,但同样也是……赵王的封地。

昌和贵妃离宫的时候,两个小皇子被封了王还赏了封地,作为长兄的赵王自然不能落下,拓跋弘也在那个时候指了荆州作为赵王封地。

如果楚华裳得到了赵王,楚家的势力又在荆州地界上,将来二者合作……楚华裳还真是很聪慧啊,失去了生子的权利,就索性拿一个养子过来,虽然比不上亲生,却也有了争夺大统的资格啊。且自古立储,无非立嫡、立长、立贤这三种,赵王占了长,可是一大优势啊。

赵王若是知道了楚华裳的父亲就是湖广总督,楚华裳再对他晓之以理,告诉他这里头的利害,那孩子自己也会愿意的。

林媛早就料到楚华裳会走这一步。除了这个办法,她还能怎么办呢?宫里没娘的皇子也只有赵王一个,虽然不是什么天纵英才,但她没得挑。

林媛微笑着看向拓跋弘,见楚华裳还想开口说些什么,便抢先道:“恬姐姐说得对呀,媛儿也觉得皇长子很可怜呢。从前听太后娘娘说过,这孩子需要严父良师,却也需要慈母,很多人世间的大道理都是需要由母亲而不是师傅来教授的。”

恬嫔一双瞳孔倏地望了过来,林媛也不看他,只笑盈盈地瞧着拓跋弘:“宫中贤良且资历深的娘娘们不少,皇上不如从里头挑一个妥当的。”

林媛看着恬嫔那变幻的脸色,心里只是冷笑——楚华裳啊,你也等不及了,这么早就要在皇帝面前争夺皇子了,可别忘了沈家的例子,不安分的世家大族是落不着好的。也是,她再等两年,赵王满了十岁,心智慢慢成熟了,认做养子也是个养不熟的。后头有孕的嫔妃一个接一个地生儿子,没儿子的嫔妃也同样会把主意打到赵王身上,再想争就来不及了。

可想想这事儿就太让人笑话了,楚华裳今年才十七岁,抚养一个七岁的皇子……

拓跋弘倏地一笑,挑眉看一眼林媛:“那依媛儿所见,谁来抚养赵王为好呢?”

林媛虽然得宠,但在这样的事情面前也不敢不谨慎,忙摆手道:“嫔妾年纪还小,哪里懂这些。”

拓跋弘微微笑了:“宫中嫔妃众多,此事朕与皇后商议,想来是能找出合适的人。”

此言是已经决定了要为皇长子寻一个养母了。然而恬嫔的面色却越加难堪起来,她咬着唇看向林媛,目色中尽是愤恨。

皇帝虽然有这个意思,但却不一定会让她来抚养赵王了……依着林媛的话,这养母的选择最好是要稳重、贤良、懂得教导孩子,年纪轻的嫔妃第一个就不适合了。

抚养皇长子的事,拓跋弘没有再谈,片刻后就携了恬嫔一同离去了。临走前,他照例留下了赏赐给林媛,那是在众人眼中很丰厚的恩典了——就是一箩筐红薯。

林媛嘴角抽得更厉害了,命令宫人们把红薯切成条晒干,然后慷慨大方地分给各宫的主子们。

几日之后,宫里果然有了传言,道皇帝想要选嫔妃抚养皇长子。而在长信宫里,皇后亦向嫔妃们提了此事,并问了静妃、王淑容、赵淑媛等高位娘娘的意思。桑舞 .or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