宠妃

宠妃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3:21:26

最新章节: 第三十三章 遗诏(完结篇)“娘娘!”安如意跺脚。“储君之事,咱们少谈论为好。”林媛放下茶匙,突然叹息起来:“贵嫔,张开山谋反那事儿,我早就知道是皇后。”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:“那娘娘要怎么办?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,重新选定了东宫。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,昨晚上整整一夜,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

第四十章 热闹



拓跋弘走了不久,御前的人就过来传话,并领着一大群宫人至林媛面前。原来是拓跋弘派了四个照料产妇的嬷嬷并四个医女过来服侍她,还选六名御前宫女、十几名御林军侍从在绯烟楼护卫,吩咐了必须要保得慧婕妤周全。亲身经历了萧皇后一事,拓跋弘对林媛是加倍小心,几乎要把绯烟楼围得密不透风才肯罢休。

林媛看拓跋弘这般上心,自然万分喜欢,心道和叶良媛辛苦了大半日真是物超所值,不但报了萧皇后昔日之仇,心里头爽快,还唬得拓跋弘把她捧到手心里护着,生怕她又被哪个心怀不轨的给暗害了。既然拓跋弘肯出大力气,她这一胎也会省事很多了。

她这一晚上睡得香,吴御医尽职尽责地给她开了食补的菜谱,绯烟楼外头的护卫们人影攒动,让人安心,那边太后赏赐的药材也在晚膳之后到了。林媛服了安胎药之后就早早地爬在床榻上,脑子里想着萧皇后的倒霉样,乐得笑出声。

第二天大年初二,民间都要走亲戚,宫里头各宫的嫔妃们也互相拜访,热络地说说话。只是这乾武九年的新年过得不同凡响,先是一个韦氏封了静妃,后林媛又有孕封慧嫔,华阳宫简直炙手可热到要被煮熟的温度。各宫的妃子们别的地方不去,个个捡了华阳宫这处风水宝地,来拜访探望的络绎不绝。

静妃那儿人多,林媛这里人更多,那些嫔妃们按着规矩先访主殿,抱着静妃大腿一番热乎又来偏殿抱林媛,都不嫌折腾。最后静妃想了个主意,把整个华阳宫的嫔妃都叫出来,大家一块儿在院子里的小亭子坐着,来访的人也过来说话凑趣,这么一来就不必两头跑了。

合欢殿前院的荷塘并不小,在夏日里是赏景的好去处,只是在冬日里都结了一层厚厚的冰。静妃和林媛几人身上裹着厚重的裘衣,在亭中团团围坐,中间小几上还煮了一锅子羊肉,自然是齐容华的主意。这个主意不可谓不馊,华阳宫本就是块招摇的香饽饽,齐容华亲手煮的羊肉锅又香飘十里,来拜访的嫔妃们在大冬天里一边蹭静妃大腿一边蹭吃蹭喝,来了就不想走,最后围拢的人越聚越多。

静妃木着一张脸,她是静雅的性子,又不怎么爱吃荤。她看着四周热闹得如上元节宫灯会一般的人群,耳朵里吵得嗡嗡响,叹气拿筷子在锅里捞。结果刚捞到一片平菇就被后头玩投壶的几个妃子撞到,手一滑,平菇掉了。再捞,那平菇已经被林媛一筷子抢走,好在边角处又看见一块山药,还没下筷,林媛第二筷子已经上来了。

静妃这种养尊处优的郡主,就不该和林媛齐容华几个坐一块吃饭。静妃应付那一群姐妹们,还没吃上午膳,此时那锅里头剩下的全是羊肉。她饿得慌,不顾得挑拣了,最后伸着筷子对准了羊肉。结果齐容华那边一筷子叉下去,静妃只看到眼前一个虚影晃过去,再看锅里,干干净净的汤水,一片肉丝都没剩。

林媛是吃的欢,她并不忌讳什么,在这种大庭广众的场合,没有哪个蠢蛋会在锅里头下药。华阳宫热闹了一整天,最后到了黄昏,还有几个访客赖着不走。

衍庆宫的刘婕妤依旧拿着大勺在锅里头捞吃的,她很爱喝汤,一壁吃一壁极力夸赞齐容华的手艺。许容华人缘好,和谁都谈得来,此时拉着静妃的手笑盈盈地谈论起皇帝刚刚赏赐给她的衣裳首饰:“静妃娘娘才是有后福的人,那颗大东珠足有拳头大小,是大理国从南边深海里头捞上来的宝贝,天下只此一件。旁的姐妹看一眼都不得,皇上就赏赐给娘娘了……”

静妃又累又饿,已经没什么心情去想那东珠,只是面对眼前这位许容华,她还要尽心应付着。许容华也算个人物,五年前只是一介小小的才人,后来进了永寿宫依附了沈柔妃,有人做依仗,却依旧不得宠。不想五年后还混上了个正经的容华主子,而沈妃早赴了黄泉。

“真好,华阳宫很久都没热闹过了。”张婉仪面上是真心的高兴。她笑着看向静妃,很是感叹地道:“五年了,华阳宫都是死水一潭,娘娘您病愈之后,这华阳宫里才算有了点生机。现在慧嫔娘娘也来了……”

林媛没回她的话,她还在和方才人玩投壶,兴致正高。虽然有了身子,但也没觉得什么,没到耽误吃喝玩乐的地步。静妃温和地笑,亦是叹了一口气:“是啊,这华阳宫,都热闹地让我吃惊了。”

“满宫的姐妹们差不多都来过了,除了恬嫔和文嫔……”张婉仪掰着指头数了数,又扬起脸来笑:“原本节庆的时候大家都去长信宫拜访的,不过今日这日子不一般,皇后娘娘出宫回母家省亲了,咱们的华阳宫这才成了独一份的热闹。”

“文嫔一贯是那个样子,让她过来和你赔笑脸,这辈子别想了。”刘婕妤漫不经心地说。文嫔在宫里的人缘真不怎么好,整日里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,仿若旁人都入不了她的眼一般。

“文嫔娘娘还好说,恬嫔娘娘怕是在自个儿宫里置气吧。”刘婕妤身后一个美人乐呵呵地笑说了一句:“慧嫔娘娘有孕得封,与她平起平坐,她心里一定吃味儿。”

这位姓穆的美人并不是个聪明人,巴结人的话都说得不高明。林媛听着只笑而不语,心里却思虑起了那个楚家的庶女——楚华裳工于心计,家世又显赫。这是个很难对付的人。

贵妃离宫,沈妃赐死,现在皇上明显是把静妃扶上去了,不过还缺一个人。若她猜得不错,那个人本来应该是楚华裳。

在林媛看来,拓跋弘应该是早就想要杀沈云容了。当初他晋封楚华裳为容华的时候就有了让她代替沈氏的念头,不过后来贵妃产下双生皇子、被迫离宫,这一点拓跋弘是真没想到,也措手不及。还好韦宓庄一夜苏醒,暂时补了个缺,两个角不如三个角稳固,至少好过萧皇后一枝独秀。

现在楚华裳资历尚浅,日后慢慢培植着,最终会达到让拓跋弘满意的效果。但是现在看来,局势似乎出了一点点意外。

那个意外就是林媛自己。林媛已经感觉到了这一点。

拓跋弘对她太过宠爱了。所以这位皇帝开始想要改变自己的计划——相比于楚华裳,他想要扶持更得自己喜欢的林媛去填那个角。在穆武王被处死、军机处建立、沈家也被抄家之后,这位年少忍辱的皇帝已经有了越来越多的底气,也开始任性地由着自己的喜好来做事了。他手中的权势越来越多,完全不必担心若不给楚华裳一个高位,楚大将军会失了忠心。

相信楚华裳也感觉到这个危机了。

心内暗笑,想和她林媛一争高下么?呵,那就走着瞧吧。

静妃听着周围人的逢迎,心里却并不怎么高兴。那个张婉仪还和五年前一样,一点也没有长进!大喜的日子,华阳宫里张灯结彩自个儿乐呵也就罢了,偏还提起那萧氏来。

这些嫔妃们都羡慕她和林媛,巴巴儿地跑过来拉拢结交,可无论她们怎么得宠,和萧皇后都没得比。萧氏即便不受皇帝喜爱,昨日还因林媛的身孕之事被泼了满头脏水,处境越发艰难,这些却都无法改变她是皇帝结发正妻的事实。元月初二向来是出嫁女回门的日子,整个后宫里,能堂堂正正在这个日子里回母家省亲的就只有萧皇后一个。

静妃静妃,说得好听!列从一品,位视丞相,爵比诸侯!可说到底还不是个妾!

只怪她父亲早死,家道中落,否则以她堂堂郡主的身份,怎逊色与萧皇后!当初拓跋弘还是太子,地位不稳,为了夺嫡就只能娶手握重权的萧阁老的女儿。若是她家中显赫的话,也不是不可能……

到了入夜时分,喧闹了一整天的刘婕妤几人终于也有了去意。齐容华慷慨大方,每人送了一个食盒,里头装着水晶酱肘子、豆酱烧鹿尾、卤腌上排、酒料风干鸡,是她的家乡江州的四大名菜,还笑眯眯地将大家送到宫门外,挥着帕子道:“明儿再来玩呀!”

一旁的静妃翻着白眼瞪她。

终于送走了人,齐容华几个也各自回宫了。静妃揉了揉酸胀的额角,瞥一眼身侧正亲手收拾投壶的林媛,心里有些烦闷。

林氏年纪也不大啊,且玩心慎重,前两天还被她发现在屋子打牌九聚赌。可就这么一个看起来挺容易对付的人,偏就城府极深。

齐容华那是真的好吃懒做、不思进取,林氏可不一样。